清展吉官方

闲的上网,其实都是上的寂寞哦

观云消失了,小翠老师不作词了,奕剑改良了,断剑说也要走了。

少得还在蹭存在,悠婶也跳的不那么欢了,凉凉依然在度娘身上搜寻,了苦从佛龛前又跑到了道院,版主们全都集体沉默寡言了。。。

其实吧,观云挺正直,只是在网言网被一帮闲的蛋疼的小网痞弄的烦了,上了他们的蛊。若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欢乐高老庄应该完成快一半了,还是希望他能想通回来续集。

翠花老师许是觉得剑客走了,辛苦作的词没人懂也无人学而乏味。悠婶和少得们虽然总是讥笑花老师装,但剑客相信无论那个网站都有卧虎藏龙,他们的眼睛才是雪亮而尖锐,况且在剑客任何随意的一贴,花老师都能秒瞬间指出格律的错,可见花老师对诗词的造诣的确蕴厚。

奕剑变的乖乖多了,全然没有了之前挂着带刀侍卫头衔时的嚣张派头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知天命而感悟跋扈是没意义了,还是剑客来了,你的张扬或威武像个泄了气的皮球,拍蹦哒不起来了,但我倒希望不是因为我,那样剑客真的罪过了。

断剑说自己好无聊,炒着说自己也想退网了,其实他的个性都知道,纯粹一个以网络为生命氧气的小草,只是故做优雅,想看看有没有人对他有所留恋扯扯衣袖,至少别在自己寂寞沙洲时狠狠踩上几脚,所以他也有点成熟了,改了很多。

少得剑客就不想说了,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,相信他也悟透了不少人生的酸甜苦辣。在羡慕嫉妒恨他人诗词上的成就时,却阴险的用诗词机器捣乱,又极尽引用自己对通俗文学的功底,在邪路上像个醉鬼一样吐的到.处腥臭,这应该与他现实失落而暴躁的脾气有关,希望你尽快振作。

悠婶,相信大家早己对他了然如胸。天下乐讯自我感觉玩的挺嗨的一个人,四绝七律恐怕是真的得学习学习,但其对词牌的谙熟,说实话,剑客是真的服,只是我不明示罢了,这家伙只能激,才能让他继续进步。估计他觉得自己身材颀瘦,又想自己丰润一点,才未察某日言行出了纰漏,以至让人们唤他婶婶或姨娘(因为丰乳),曰悠婶,悠姨。

凉凉呢,的确是一个当过兵的人。文学的水平就算不怎么样,也不会有人说你。偏偏这厮有着军人不服输的干劲,跳跃的文字,搭一些度娘怀里偷来的水晶,摆在自己歪歪扭扭的文字中,还真的有点像模像样。就像错峰百结的树枝,缤开了几朵不败迎春花,嗯,耐看。只是骨子里还残留着军人以外的暴戾,这点,还是希望改一改。

了苦,既然起名了苦,应该是现实有过多舛。从这半月的所见,心性,依然还不是自己说的云淡风轻。有男儿气概,也有捺不住的蠢蠢欲动。有释放的淡然,也有郁闷的纠结,希望,事过境迁,满院花开。

版主的冷,缺乏与圈友的互动。许是现实忙碌,许是迎接不遐,总之,网上管理,也是一种现实外的累赘。希望快乐就好。

综合看,还有什么?闲的上网,其实都是排谴寂寞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清展吉-清展吉官方网站,湿疹皮炎,顽固性皮肤问题,认准清展吉! » 闲的上网,其实都是上的寂寞哦

评论 抢沙发